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千年中國紙
作者:佚名   來源:佚名   日期:2015-4-15   瀏覽:

紙是我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在五千年的曆史長河中,我國的造紙術異彩紛呈。從徽州的宣紙到閩浙的竹紙,從宮廷禦用的桑皮紙到寺廟書寫經文的狼毒紙,造紙的原料多樣化,紙的名目繁多。這些出自傳統手工工藝的紙張,凝聚著民間能工巧匠的智慧,承載著燦爛的中華文化,書寫著我國各地各民族的悠久曆史。
    宣紙:墨韻萬變,紙壽千年
    人們用8個字濃縮了宣紙的魅力――“墨韻萬變,紙壽千年”。在如今機製紙占絕對優勢的一片汪洋中,宣紙堪稱遺存的手工紙“方舟”裏的“旗艦”。 2006年6月,中國嘉德公司四季度拍賣會上,10張清代丈二匹宣紙,賣出了3.63萬元的高價。
    在顯微鏡下可見青檀韌皮纖維長且均勻,細胞壁密布著特有的皺紋,纖維橫向可滯留筆痕、墨粒,縱向又引導水墨沿著皺紋溝槽向外滲擴成濃淡遞減的墨階。燎草的細纖維與檀皮交織成網狀的協調結構,受水墨後不發翹、不起毛,畫筆與這樣的紙碰撞真是風生水起,而其他纖維如棉、桑皮、構皮等則沒有皺紋或皺紋較少,且纖維分布規律性差,一經揮毫即可判別優劣。
    宣紙看起來“輕似蟬翼白如雪,抖似細綢不聞聲”,壽命卻幾乎是所有紙中最長久的。研究者曾在實驗室中以人工加速老化的辦法讓各種紙進行了一場 “時間對決”:隨著虛擬歲月的流逝,新聞紙、銅版紙等酸性機製紙白度下降明顯,而呈弱堿性的宣紙卻巋然不動;耐折度更是奇特,對比其他紙的急速“滑坡”,宣紙出現了一個奇特的“駝峰形”,即在相當長的時間裏,歲月反為其增添了“青春”;很多紙老化到300年時已“筋斷骨裂,壽終正寢”,而宣紙堅持到1050年後,顯微鏡下的青檀韌皮纖維卻幾乎沒有變化,仍是“老當益壯”。
    20世紀初日本人內山彌左當門多次深入安徽涇縣搜尋情報,抗日戰爭時日本更是在皖南搜羅青檀樹運回國精心種植。可從結果來看,移地仿製的“宣紙”無論是潤墨性,還是拉力、光潔度都與真品有頗大差距,即便是造紙曆史悠久的日本也是如此。在飽受挫敗後,日方也斷了仿製的念頭,直接向中國購買。

    
竹紙:千年的繁華夢影
    
中國造紙源於公元元年前後,最先使用的材料是麻、楮皮和藤這些修長的優質植物纖維。唐宋以後,原料供不應求,麻紙與藤紙逐漸衰落,幸好這時開發了一種新的造紙原料――竹子。
    宋代竹紙以浙江所產最佳。 《負暄野錄》說:“今越之竹紙,甲於他處。 ”米芾《評紙帖》甚至稱,越州竹紙超過了著名的杭州由拳紙(藤紙)。
    明代,福建竹紙異軍突起,生產出接近皮紙的“竹料連七”、“竹料連四”等高級竹紙。清代是竹紙的全盛時代,不僅產量居絕對優勢,還因為竹料漂白技術進一步提高,各地都生產出高級純白竹紙。著名的連史紙從“竹料連四”演變而來,原產閩北邵武,被江西鉛山發揚光大,具有纖維細膩、厚薄均勻、紙麵潔白、吸墨性能優良等特性,堪與純白皮紙媲美,深受書畫界喜愛。
    清末西洋機製紙湧入中國,手工竹紙逐漸衰落,但是到了抗戰時期,進口物資被封鎖,手工造紙又出現生產高峰。國民政府遷都重慶,帶動了四川夾江竹紙的繁榮與變革,生產出優良書畫用紙仿畫紙。不過,在竹紙的千年發展演變中,這隻是最後的回光返照。
    中國各地的竹紙工藝,雖然紛繁複雜,號稱72道工序,卻離不開浸塘、蒸煮、舂搗、抄紙等基本程序。明末出版的《天工開物》有過詳細描繪,並大略分為六大步驟:斬竹漂塘、煮篁足火、石臼搗料、蕩料入簾、覆簾壓紙、透火焙幹。
    桑皮紙:從乾隆秘齋到百姓人家
    一切都得從故宮的東北角說起。那兒有一間地處偏僻、曾長期封閉、近百年來都被當成普通倉庫的屋子,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卻成了驚人的發現――它竟然就是當年乾隆為自己退位居住而預建的倦勤齋。在一切“登峰造極”中,最珍貴的便是一幅營造了“畫上庭院”、覆蓋了整個房間的巨大絹本通景畫。由意大利籍著名宮廷畫師郎世寧和他的中國弟子王幼學所作,融會了中國畫的工筆重彩技法和西方油畫的焦點透視法,鮮活而極富立體感,畫中景色和室內建築渾然一體。
    200多年的歲月風雨,連建築的磚木結構也被損壞多處,而覆蓋在破舊牆壁上的巨幅通景畫卻在這種裝裱紙張的保護下,抵禦住了時光的侵襲和北方地區四季溫度與濕度的劇烈變化,奇跡般地保存了下來。以殘存的紙樣為“鑰匙”,人們鑒定出了它的身份――這是一種以野生桑皮為原料的紙張,極為堅韌,承拉力強。
    然而在大費周折遍尋現代化造紙廠和傳統紙鄉後,專家工作組卻沮喪地發現,這種“寶紙”不僅現貨已幾無可尋,而且製作工藝也似乎從人間蒸發了。麵對苛刻的條件――縱拉5000下或橫拉3000下均不破損,耐折度起碼要達到6000多次,其他紙都紛紛落馬。在漫長尋找和等待後,又一個奇跡般的偶遇發生了,他們終於在皖南潛山縣發現了一個還在製造著古老桑皮紙的造紙世家,而他們所造的桑皮紙也真的過關斬將通過了各種嚴格檢驗。同時,在新疆和田地區,專家們發現目前僅有一位名叫托乎提
巴克的維吾爾老人能製作正宗的桑皮紙。
    
狼毒紙:身懷絕技的經書保鏢
    
在內地,造紙原料一般為竹子、稻草和破漁網。但令文成公主帶領入藏的造紙工匠們意想不到的是,他們熟悉的造紙術在雪域高原居然會“水土不服”:其一,高原上根本沒法找到大量的竹子、稻草和破漁網;其二,即便是千辛萬苦找到了這些原料,他們造出的紙,也會因過於柔軟而隻適合毛筆書寫,但藏地的書寫工具不是毛筆,而是硬筆。
    經過長達9年的探索實踐,工匠們不僅找到了新的造紙原料,而且逐步形成了獨特的藏紙工藝。對此,《中華造紙兩千年》一書明確記載:“吐蕃650年開始生產紙張。”這種紙張,就是狼毒紙。它的得名,源於這些造紙工匠在雪山草地之間尋找到的新的造紙原料――狼毒草。
    能夠用來製作狼毒紙的是狼毒草的根,狼毒草的根係越發達,製作出來的紙張質量也越高,而越發達的根係,其毒性也越大。用狼毒根製成的紙,雖然經過漂洗加工,但仍然有相當的毒性。而正是它的這種毒性,使得狼毒紙成為身懷絕技的經書保鏢。在藏區,保存上百年甚至幾百年的經書不勝枚舉,它們之所以曆經歲月滄桑而不被蟲蛀不被鼠咬,就在於狼毒紙的毒性使得這些令藏書家們最痛恨的破壞者根本不敢接近經書。此外,再加上高原天氣幹燥缺氧,狼毒紙製作的經書在具備防蛀特點的同時,還具備了防潮和防腐的特點。

古紙的分類:上一篇

沒有了!:下一篇

分享到:
Copyright 2015-2016 ©版權所有:湖北AG亞遊遊戲紙業有限公司   地址: 武漢市東西湖區打靶堤14號   鄂ICP備15005621號 技術支持:貳柒網絡 管理